口述:第一次爱爱45分钟经历全过程s

方丈:无名年轻时极其好,出家升为方丈后有所收敛!其代表作品有《男人 的话可信》《天凉了,出门记得披件袈裟!》。

老三:法号不通生性好吃,曾连续十届获得大胃王称号,黑骑士级别深获年 轻追捧,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挑拣寺庙的姻缘签偷烤羊肉串吃!

vip师太:法号绝灭此尼凶狠毒辣,手段极其残忍,被其追杀对象三天内 必死,被方丈点化归依佛门后才稍微有所收敛。

正是万物复苏百花争艳的季节,微风拂过,风铃发出叮叮声响,油灯上燃烧 的火苗似在回应般跳动着,片刻之后又是那么的安静。

一只玉手抚至腰间抽下腰带,一袭白裙轻轻滑落,犹如仙子般翩翩起舞,褪 去亵衣只剩红色肚兜,雪白修长的双腿,犹如白玉般没有一丝瑕疵,双手勾至身 后轻拉红绳,肚兜没有了束缚松了出来,胸前微微一颤。

取下肚兜丢至一旁,玉 人玉乳一尘不染,一对洁白圆韵的双峰上,傲挺着二颗粉红色的乳头,让人垂涎 欲滴!玉腿迈出跨入浴桶,桶内早已洒满花瓣,幽幽花香随着热气升腾弥漫了整 个房间。

依靠在桶边,闭目享受着扑鼻的花香,细腻白嫩的肌肤微微透出一丝红 晕,一切显得那么的宁静与美好。

「讨厌,你…」女人还欲说什么,被男人一把搂住「啊…流氓!…」男人猛 然亲了一口女人的薄唇,女人一阵娇羞。

白色长裙再次翩翩起舞,亵裤也再次被脱下,红色肚兜跟着被丢至一旁,只 不过这次是换了一个人做的。

胸口跟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洁白圆韵的乳房也忽高忽 低的微微颤动着,一双大手握了上去揉捏了起来。

「嗯…嗯…」女人闭着眼睛搂住男人的脖子,任由男人的双手游走在自己身 上的每一寸肌肤,抚摸着自己的胴体,女人回应着男人的深吻,不时身体受到的 引起一声声的。

男人褪去衣裳压在女人的身上,女人只感觉男人的肉体滚 烫,自己敏感处一阵收缩,似乎被什么触碰到,控制不住的一阵痉挛,流出 润滑的液体打湿了。

「嗯…嗯…」中指被壁紧紧的包裹着,指间顶到了什么,男人将中指在 女人的里面围着子宫不停的打转,女人贝齿紧咬下唇忍不住着「嗯…嗯 …,嗯…」男人抬起女人的双腿,将自己早已坚硬如铁的抵在女人的口, 上下滑动了几下,腰间猛然用力向前一挺,「噗次」一声插了进去。

「嗯嗯…嗯……啊……嗯嗯嗯…」随着男人的抽动,女人的声越来越大,屋 里「啪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也越来越激烈。

森林的夜晚不时传来各种嚎叫声,深处的一间茅草屋内春光无限,男人与女 人紧紧相拥不停的摆动着下身。

茅草屋前,碎石小路上一个男人追着一个女人,女人一边跑一边发出银铃般 的笑声,显的是那么的幸福和快乐!男人追到女人,将女人搂在怀里,把一个白 色的东西放在女人的手心,男人捧起女人的脸温柔的抚摸着。

……时光飞逝,转眼间物是人非,一切都已经改变,人还是那些人,情还是 那些情,只是宿命的作弄,使命如此,究竟该如何改变,敬请收看下文。

无名为人老实,收徒严谨,目前6名,排序分别是老大不三;老二不四 老三不通;老四不便老净;老六不干,还有一位幕后老友师太,人称绝灭!

方丈叹了口气,回头正准备跟们提醒,一看傻眼了,原来老五老六都是 左拥右抱,不三、不四、不通、不便满脸奸笑!

「是阿师傅,我们都走一天了,早上吃的那个肉包子都早消化光了!」不通 跟着说道!「师傅,我们又累又饿,歇会恢复体力再走吧!」其他几人也都跟着 发话!「好吧!休息会!不三,你是大师兄,去化点斋饭来!」方丈点头同意了! 立即盘地坐下,其实方丈自己也早就累了。

「阿,又是我,师傅,你看不四不通 不便都比我长的壮,……」不三躺在草地上道!「大师兄,我们都是虚胖, 你看起来瘦,其实骨头缝里都是肉!」不便满脸笑容,真不愧坑人第一。

「是阿 是阿!」不四不通都齐声应和着!「要不你们4个投票吧」不净公平的提议着! 「得,不用投了,就算投了我也是1:3!我去还不成嘛!你们几个…」不三看 了眼睡着的懒鬼六师妹,无奈的摇了摇头!不三刚准备离开,突然好像想起了什 么,疑问道:「师傅,这荒山野岭的,你让我上哪化斋饭去阿,一户人家都没有, 空坟倒是有几座。

「阿弥托佛,不三,那你就带老二老三老四去抓几只野鸡野兔来充饥吧,罪 过罪过!」方丈咽了口口水!

「厄, 你们怎么空手回来了?不四,你手里拿的什么?好恶心」不净失落的问着!「 「师傅,我们四人在树林找了几圈,连根野鸡毛都没看到!感觉这树林有古怪, 所以赶紧回来跟您汇报!」不三身为大师兄,警惕性还是挺高的!「」恩,师傅, 大师兄说的没错,刚空手回来途中我看到一只鹰叼着食物,就拣石头砸伤了它, 把食物抢下来了,虽然只剩下半边毛多了点,那个烤下应该还能……」不通抖了 抖手上的东西说道。

「「噗哧」,不净看着不通手中的东西忍不住笑了出来, 「三师兄,那也算是食物,估计是鹰叼回去做窝用的毛皮吧,还能烤来吃么…哈 哈哈哈。

「六师妹,别怕,那是你三师兄刚找到的食物」不便还特意把食物二字的音 说的特别重!引来一阵哄笑!

」阿弥托佛!」方丈睁开眼睛,「当年释尊(佛祖)能舍身取义,割肉喂鹰, 不通,如今你怎么可以抢夺老鹰的食物,罪过罪过!」「师傅,知错了!」 不通不是真的不通,这不一说就通!「阿弥托佛,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没找到 就继续赶路吧,进城休整后再来森林一探究竟!」方丈起身准备继续前行。

不净 「我曰,要是天天能进城多好,可以吃好多好吃的!」不通「大师兄,你看那妞 真正点!」不四「啊,干嘛打我?」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不四痛苦的叫嚷着。

「阿弥托佛!罪过罪过!不四,学学你不便四师弟,收敛一点!」原来不四 光看拉错了手,把方丈当大师兄了,惹的几人一阵狂笑!

找到一家客栈,叫了几个馒头跟几盘素菜,刚吃一半就听到邻桌议论着: 「听说昨天去树林的三个勇士都没有回来,被妖怪给抓了」

「嘘!小声点,那群看贴不回贴的和尚都在盯着呢」不净听到抓起斧头就准 备扔过去,被不干一把抓住。

「师,他们没说咱们绝情寺的和尚,他们是在说外面那些看贴不回贴的和尚!」 别看不干平时懒惰,其实都是装糊涂。

吃完饭方丈说去外面买双袜子,不三不四说是去厕所不通不便说一起去前面 探探路绝灭则说带不净去理发(虽然不净狠纳闷光头理什么发,但还是跟着去了) 就剩不干一个人,不干吃完也懒的动,就哪也没去,直到店小二来算账时才明白 过来怎么回事!刚付完钱就看见方丈跟师兄们一个接一个的回来了,不干瞪着他 们吹「胡子」

「你们狠无耻,方丈从不穿袜子的,不三不四不通不便师兄你们几个撒谎都 不会,绝灭师叔你…,五师姐本来就是秃的哪来的头发理」不干这回真的不干了, 强烈要求aa制,最后被2:6投票否定干掉!有一票是五师姐的!

来到城中心,看到中央搭了个大台子,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在搞美女选秀活动! 第一名50万金币!乐的不四直搓手,好像他得了第一似的。

你大爷的,哪家动物园门没关好把你给放出来了,芙蓉姐姐都比 你漂亮百倍…你的照片挂门上避邪,挂床头能避孕…操」方丈强忍住呕吐的感觉 骂道。

现在出场的二位用美若天仙,沉鱼落燕,倾国倾城来形容都不为过,要命的是服 装设计,第一位头戴贝蕾黑皮帽,身穿超短黑皮衣皮裤,更要命的是手拿一把袖 珍斧,第二位头戴西班牙式斗牛帽,身穿露脐小吊褂,下穿一条紧身牛仔短裤二 位美女登台全场哄动,好像温度都上升了不少,也难怪,实在是太强悍了,连绝 情大师都没能控制住。

「真没想到!咱们的五师妹六师妹换掉袈裟这么迷人…要是能够……」不三 看了眼斧头还是打消了念头,还是当大师兄好了!

就在众人还意忧未尽的时候,换场了,官方工作人员上台,说休息五分钟, 还有最后二位,让心脏不好、血压高的人赶紧自觉离场,否则引起的一切后果自 负!

方丈被抬在休息区躺着,安静了几分钟后,听到外面尖叫声、口哨声一浪盖 过一浪,挣扎着爬了起来,「操…三…三」还没说完又倒下去了。

话说等方丈醒来已是天黑,在一家小客栈,不三不四几人都围着不干不净, 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平时可没见这么亲热呢!「师傅,你醒拉」还是老六眼快, 看到方丈坐了起来。

「师傅,你不知道,下午你晕了之后,师叔以一身三点式参赛打败所有选手, 荣获第一,刚被通知去领奖金了!」

「下午台上那个身穿三,点式的是你们师叔?」方丈狠怀疑的看着几个! 得到的回答是一致点头。

「阿弥托佛,师妹阿,你这就不对阿,师兄跟你一起念经这么多年,你那火 爆的身材还没让师兄看一眼呢!」绝灭刚回来方丈就赖上了。

这么多都在呢!」 绝灭领了奖正开心着呢!也没发觉说的有什么不妥!最后在方丈死皮赖脸的纠缠 下,绝灭师太秀了下雪白的大腿和胳膊,那速度快的大家连是左腿右腿都没看清。

春风吹过万物复苏,去年的这个时候,方丈也曾来过傲轩城,当时是城主家 里闹妖,城主贴出告示高金悬赏能人异士前来捉妖,方丈正好路过,本着为民除 害的职业精神就前去看了看。

城主年已六旬,18年前婆生完女儿不久就去世了,纳一妾一直未有生育, 多年来求各方神灵终于有了回应老来得子,只不知最近出现了异事,经常半夜婴 儿瞪大双眼啼哭不止,而且胸口莫名的出现一大块乌青痕迹,城里的大夫、和尚、 道士都请来看过,一直没有好转,也不知是下人还是城里百姓先开头传言,说是 有妖怪半夜要挖婴儿的心,所以胸口才会有乌青痕迹,才会半夜啼哭不止。

方丈来到城主家中,在城主与一众家丁的带领下来到卧室,婴儿正躺在摇篮 里酐睡,城主告诉方丈,白天自己的儿子一切都正常,胸口也没乌青,能吃能睡, 一到半夜就不对劲了。

方丈围着婴儿转了几圈,然后看了看房间的布置,发现都 没有什么问题,表示必须等到半夜自己才能找出原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梆梆梆梆」传来城里更夫打更的声音,第四更子时, 大家不约而同的盯着婴儿,熟睡的婴儿猛然瞪开双眼大哭起来,「尼玛个非洲爸 爸跳高——黑老子一跳。

拉 开婴儿的衣服看到胸口果然有着一片乌青,触手冰凉,方丈取出自己的银针,扎 破左手食指挤出一滴鲜血滴在婴儿胸口乌青的地方,然后抹匀,只见乌青痕迹起 了变化,方丈除妖多年,听闻传言时就大概知道什么情况了,以前遇到过几次这 样的情况,大部分都是出现在未曾婚嫁的处子身上,这还是第一次碰到在婴儿身 上的。

妖界传言有一巨蛇成妖,遇到了百年难得一见的星宿守护使转世,在月 圆之夜子时吞噬了其精魄,修为大增得道成仙!而月圆之夜未到之前,星宿守护 使的胸口都会出现乌青标记,在妖界做标记即表示此物有主。

根据城主给的婴儿生辰八字推算,他并非星宿守护使命相,方丈再抱起婴儿 查看胸口,乌青痕迹已经淡去,说明这只妖的修行不深。

既然不是星辰守护使的 命相,为何又会被标记,乌青痕迹消失而婴儿啼哭又为何不止,回到房中的方丈 陷入沉思。

「咚咚咚」传来敲门声,方丈开门看到是城主的女儿小婷,小婷进屋之后就 跪下恳求方丈救命,方丈扶起小婷让她说明情况。

半柱香之后,根据小婷的述说, 方丈终于明白了,原来小婷才是真正的星辰守护使,她才是被标记的对象,婴儿 啼哭是她做的手脚,用的一种神经的药物控制,每到子时阴气盛时都会疼痛,所 以婴儿才会啼哭不止,至于胸口的乌青标记一直不肯说,方丈大致也能猜到小婷 身边肯定有妖帮助,只不过这妖的法力低威所以帮不了她什么,但是在婴儿身上 做标记还是可以的。

这 一切都是小婷弄出来的,只有这样才能引来高人救自己,而小婷说要害她的人正 是城主的小妾苏梅。

答应小婷之后将她送走,方丈感到有着乏了,便熄灯睡觉,朦胧中感觉 浑身发热欲意狂升万般饥渴,下身勃起涨的生疼,一股强烈的性欲自心中燃 起。

忽然感觉被人用小手握住上下套弄着无比舒服,肿涨感更加强烈,套弄 了一会小手离开之后感觉又被潮湿温热的小口含住,一阵酥麻忍不住打了个 颤,小口含着上下吸允着,滑腻的小舌头时而舔弄着马眼时而绕着打转, 心里的如火山喷发般一发不可收拾,方丈起身推倒为自己的女人压在身下, 双手按在女人的乳房上疯狂的揉搓着,一对爆乳在方丈的揉搓中不断变换着形状, 白的乳房很快就被搓的微微泛红,乳头高耸,身下的女人似痛苦又似欢快的 着,「阿…阿…阿…我要…」

扒开女人的双腿,旺盛的犹如茂密的森林,肿涨像颗花生米般,阴 唇也早已张开,下面的小溪中泛滥,都已经流到沟中滴落在床单打湿了 一片。

按下女人的双腿,将粗长的抵上女人的,床上的女人双手揉着自 己的乳房扭动着,嘴里不停的「阿…快…阿…阿…我要……大师,快给 奴婢吧……」此时方丈的眼里只有性欲,也不管身下的女人是谁,要是清醒绝不 会去碰她,此刻躺在床上的正是城主的小妾苏梅。

方丈按着苏梅的大腿,腰部再次猛然用力,只听「啪」的一声撞击,苏梅阴 户水花四溢,「嗯阿……………好舒服!」苏梅弓起脖子伸的老长,发出一 声似痛苦而又欢快的。

方丈开始快速抽动起来,他需要性需要发泄,强烈的让他忘记了一切, 不停的撞击着苏梅的,每一次回抽都会带出一缕淫流向股沟,苏梅的被 淫液充分的湿润着无比顺滑。

苏梅高高的抬起臀部让插入的更深,左右摆动 的头发已经凌乱,嘴里的也一浪高过一浪,「啊…大师……嗯…嗯…快点 …再快点…嗯…阿…奴婢受不了了…阿…阿………」

苏梅的双乳被撞击的上下晃动,方丈双手按了上去使劲揉搓着,捏着乳头捻 了起来,苏梅的乳房和同时享受着快感,嘴里已经控制不住的胡乱着: 「阿…奴婢不行了……阿…要飞了…阿…阿…饶了奴婢吧……大师…快干死奴婢 了…奴婢受不了了…」苏梅的更加激发了方丈的性欲,起来也更加的用 力,每一次深深的插入都会引起苏梅的一阵抽搐。

抱着苏梅下床双手托着二边用力扒开站着干了起来,苏梅双腿盘在方丈 的腰间勾住,搂着方丈的脖子无力的趴在肩膀上。

「阿…阿阿…阿……」瓣被方丈扒开,只感觉插的更深,撑的 肿涨,被深深撞击的子宫不停的收缩着,苏梅忍不住浑身一紧一阵抽搐一股热浆 喷了出来。

看到苏梅,方丈抱着苏梅在椅子上坐下,苏梅缓了一下开始扭动起腰肢,左 右晃动着,让全根被吞入的在自己里面不停的打转,一阵阵酥麻感 侵袭全身,搂着方丈的脖子紧贴,一对爆乳被压在中间挤的变形。

方丈指了指桌子苏梅就会意过来,直接走到桌前趴在上面撅起肥大的, 暴露出被干的红肿的,淫液还不时的滴下,方丈狠狠的将粗长的插入, 涨的发紫的再次挤进换来苏梅更加的叫声。

「阿…阿…奴裨好舒服…阿…嗯…嗯…大师…奴婢下面好舒服………阿…奴 婢要……快插奴婢的……阿…」

爆发的火山犹如找到发泄口,方丈的速度越来越快,疯狂的着苏梅 的,每一次都狠狠的撞击着花心最深处。

「嗯…阿…阿…阿…大师…阿…饶 了奴婢吧…阿…大师…奴婢不行了…阿…阿…奴婢不要了…呜…呜…阿…阿…大 师…」苏梅抬着无力的趴在桌上求饶着。

「阿…………」方丈丹田一紧一阵收缩,一股热流喷射入苏梅的子宫, 连续射了十来下,烫的苏梅直抽搐起来。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夫的打更与喊叫声惊醒了遐想中的方丈,回想起那 一次,如果后来不是绝灭师太及时赶到,自己就真的栽在苏梅的圈套里了。

原来 苏梅就是幕后的蛇妖,看中小婷的星辰守护使身份想吞噬她的魂魄增强自己的修 行,看到方丈能解除妖界的标记,害怕方丈破坏自己的好事,于是在方丈的油灯 里加了独制的,最后方丈就会死在自己无尽的性欲之上。

而小婷身边有只小 狐妖,虽然修行浅,但是地位比蛇妖高,所以蛇妖苏梅一直拖着没敢下手,今年 小婷18岁,也是蛇妖吞噬小婷魂魄最后一年的机会,说不定就会狗急跳强,所 以小婷必须想出办法化解自己的危机,才会想出在婴儿身上动手脚那一招。

方丈从一年前的回忆中恢复过来,不禁想起苏梅那火辣的身材与那夜的, 内心还是忍不住动荡起来。

「恩,是阿,师弟你也听过师傅念过,不对,操,你才狗男女,差点上你的 当」不三踹了不四一脚骂道!

「嘘…有情况!」不三一把拉过不四躲在黑暗处,只见走廊上有2个黑影猫 着腰往大门处走不三不四偷偷跟上去,就在二个黑影准备开门溜出去时,不三不 四冲上去一把抓住「干什么的你们,鬼鬼祟祟」

「咦,大师兄,这是个光头耶!」不四无意碰到黑影的光头了「阿,大师兄 二师兄,是我跟不便师弟阿」不三抓的那个黑影急忙说道!不三不四赶紧松开手 中的不通不便。

话说屋顶也有二个黑影在偷笑,下面四人的一举一动都被看在眼里,「不净 师,你猜师兄他们四人准备干嘛去?」

突然院中寒光一闪,立即引起了上下6人的注意!「不是吧,方丈师兄也出 来了!」树杈上一个黑影轻声喃喃着。

再看寒光闪到的地方…墙角,方丈捋了捋袖子,吐了口唾沫在手上搓了搓【 大门后】面「哇,不是吧,深夜师傅不穿袈裟打扮这么帅气想干嘛。

这边方丈轻轻一跃,双手扒住了墙头刚准备抬脚,忽然双手一滑一跌坐 在地,「你大爷的,这墙怎么这么滑!」

「阿弥托佛,墙外的施主,老纳只是想上墙观天象,没有去偷的意思!」方 丈赶紧站起来作私文状!心里还是狠狠心疼了下,整瓶的神油泼在墙上真是太浪 费了。

「阿,原来是方丈大师阿,得罪了得罪了,我还以为又是上次那个偷菜的, 每次我种的牧草都被他偷光了,所以…」墙外之人一听害错了人,连忙解释道。

「阿弥托佛,方丈师兄,这么多年了你这习惯也该改改拉,这又不是寺里干 嘛还翻墙!」绝灭从树上跃下,强忍住笑。

「师傅,师叔」6人齐声恭敬的喊道!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人冲进来跪地: 「大师,求你点化收了我吧,我愿追随大师入寺归依佛门」!

「阿弥托佛,施主,老纳已不收男,你就投入老纳长门不三门下吧!」 方丈说完接着对不三说道:「不三,以后他就跟着你了,法号无字开头」

「是,师傅!」不三刚说完,不通就起哄道「叫无能吧」不三踹了不通一脚, 「他是我,得取个好听点得,不像师傅给我取个这么难听的,这么久都 无效!」

「师傅,那就叫无能吧,不在乎叫什么,只要能跟随大师,多谢三 师叔赐法号」无能拜谢后又拜了其他师叔。

「阿弥托佛,称呼而已,出家人无须在意,为师夜观天象,子时云遮月,天 转凉了,大家出门记得披件袈裟!」方丈双手背后仰望东方说道。

「不早了,大 家都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去森林!」绝灭师太说完就喊上不干不净往客房 走去。

不三不四几人都回房了,无能也跟着不三去了,最后就剩方丈一人在院中, 方丈笃着小步,叹了口气:「哎,天意阿!这年头想去泡个妞都难!」

「糟了,是老四的房间,快」方丈跟绝灭、不三不四正在院中议论去森林的 事,听到老四的惨叫声连忙赶了过去!不三撞开房门,几人冲了进去「四师弟! 四师弟」不三喊道!

「是阿,大家都听到了,奇怪,不通呢,他不是跟不便住一个房间么?」绝 灭师太突然想起还有不通!因为昨夜不通跟不便在一起的。

「不三不四,快去看看老五老六!」方丈开始紧张了起来,早晨起来就总感 觉有什么不安似的,以为没睡好就没怎么在意。

「师傅,我在房间里发现了五师 妹的斧头,五师妹平时斧头从不离手都是随身携带的!」不四把斧头递给了方丈。

「还不清楚,这里没发现有什么妖气,不四,你去找下不通在哪,不三,你 昨夜收的徒弟无能呢?」方丈突然想到还有无能也没看到。

「回师傅,无能大早起来说是收菜去了,他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去农场!」不 三起来是准备跟方丈讲的,去趟厕所回来就忘记说了!

「不三,你留在这里等不四和无能,师妹,我们去看看老五老六的房间!」 方丈说完走向老五老六昨夜住的房间。

「阿弥托佛,是,师兄!」绝灭紧随方丈跟了上去!不三等在原地焦急的走 来走去,不停的看望着门口,「究竟怎么回事,该死,!要是师弟师妹有什么三 长两短,……呸呸呸…师弟师妹肯定不会有事的!」忽然不三像被固定在那里一 样,一动不动眼睛死死的盯着客房的床边,一摊水渍!

「师兄,房间整齐,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会不会他们自己出去了」 不干不净住的房间内,方丈跟绝灭师太仔细看了一翻。

「老六不干平时看起来懒惰,但做事老纳还是狠放心的,就算出去也不可能 招呼不打,老五为人机灵,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再仔细找找。

「师兄,怎么了,看你看着那森林发呆,是不是森林有古怪?」绝灭师太看 了眼森林疑惑的看着方丈「哦,没什么,就是突然有股狠熟悉的感觉,你发现什 么没有?」方丈回过神来。

「没有,一切都狠正常」绝灭师太看着方丈,其实她心里明白方丈为什么会 有那种感觉,陈年往事,看来方丈师兄一直没有忘怀啊!绝灭叹了口气没有再说 什么!

方丈蹲在水渍旁,看着水渍眉 头皱了皱,「师妹,没那么简单,你过来看,平常水渍弄到地上会很快被吸收, 也没有规则形状,而这个水渍颜色暗灰,像一只鸭子的形状!」绝灭跟不三都凑 了过来,绝灭师太用手摸了摸水渍又摸了摸地面,「师兄,有怪异,你摸摸看, 水渍的地方比其他地方坚硬,好像有东西。

「什么人?」绝灭师太立即冲出门外纵身跃上房顶,看到一个白色身影往北 面逃窜,「想跑,哼!」绝灭师太不急不忙的追了上去。

「师傅,怎么回事?这银针真的假的,不会是道具吧」不三拣起银针扎了几 下水渍也扎不进去,举起银针左看右看。

「大师兄,你怎么了?」不四带着不通赶回来还没进门,就听到不三那凄惨 的叫声!「大师兄,你没事吧!」不通跟在不四后面。

」不三忍着痛挤出个笑容,咬 牙偷偷拔出那根扎进大腿半寸的银针,自己只是轻轻试了下居然扎进去半寸,心 里恨恨的将方丈骂了个底朝天,「靠,师傅就像那老奶奶靠墙喝粥、看表___ 卑 鄙、无耻、下流、到极点)方丈在房顶检查一遍发现没有什么,「希望师妹能够 追上。

「在,我走时看师弟睡的狠香就一个人去了集市,要是我喊他一起肯定就不 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通心里后悔自己没有叫上不便,不然四师弟也就不会失 踪!

「看你还往哪跑,把人给我交出来」绝灭师太一路追着那道白色身影,追 到一个湖边白色身影停了下来「哈哈哈,想要我交人,你来阿。

「你……操…」师太不会水性,气的吐了口唾沫在水里,这下真的没法追了, 看来还得赶紧回去通知方丈师兄前来。

「方丈师兄,那人去了湖边,刚才那个肯定是个水怪,和老四房内的水渍肯 定有关联!」绝灭一进门就跟方丈说道,并把经过都跟方丈说了。

「阿弥托佛,有关联就好办,不三,你去把客栈老板找过来,老二老三,你 们去弄点白面和猫血,无能,去我房内把袈裟跟木鱼取来!」方丈交待之后几人 立即去办了。

「大师昨夜睡的可好,客栈简陋怠慢各位之处多多包涵!」老板大腹便便, 一看就是生活过的不错,这年头赚钱不少吧。

一番寒喧过后,方丈说出了发生的事情,客栈老板面色突然有点异常!「阿 弥托佛,待会老纳要在此行法事除妖,可能要麻烦贵客栈关门,以免泄漏消息, 引起百姓恐慌。

「应该的,应该的,大师为民除害,我们定会尽全力配合!我这就去!」客 栈老板说完就匆忙离开了!绝灭师太也悄悄紧随跟了出去!方丈接过无能取来的 袈裟披在身上,以手指蘸猫血在门和窗上各划了一个奇怪的符号,又让不通手持 木鱼端坐于屋正中,一滴猫血/ 印在几人额头方丈将佛珠取下挂在窗户上面,自 己端坐到水渍旁边,然后叫不三不四将面粉撒满整个地面,撒完守住门口,让无 能去外面,不要任何人进来打扰。

不三不四撒完面粉,互视一眼突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不通在那直翻白 眼,撒的自己全头都是,师兄肯定是故意的,「都严肃点,为师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种奇怪的传送,有灵魂守印,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能移动半步!」

「不通,敲木鱼,不三不四诵佛家真言」吩咐之后方丈取出银针扎破自己手 指,将血混合猫血涂抹在水渍之上,嘴里喃喃的低吟着,像是在唱歌又像是在念 什么咒语,如果绝灭师太在的话肯定知道,多年前方丈师兄为她创的「引魂现形 咒」!方丈念诵的速度越来越快,嘴唇就像是在颤抖,而水渍上的血迹也正慢慢 的消失,最后什么都没剩下,水渍逞暗红色。

半分钟过后水渍忽然一闪一闪的, 好像在动,一会左扭一会右扭,大约扭了左三下右三下就停止了,从开始的暗红 变成赤红色。

方丈闭上眼睛没有停止唱诵,不三不四不通三人第一次见到这样的 新鲜事,差点忍不住停止下来凑过去。

突然方丈大喝一声:「引」「现」!如果 仔细看就会发现,不三不四不通三人额头的红色血印和门窗上的都变成了赤金色。

「妖孽,还不现形?」方丈又滴了一滴鲜血印在那像鸭子一样的水渍上,其 实已经不能叫水渍了,叫血渍。

「没想到老纳还能再次看到遗失千年的灵魂守印传送!阿弥托佛!」方丈左 手取出银针在空中划了一道奇怪的符号。

泛着金光的符号,右手轻轻一挥,符号 飞向门口的不三不四就在还有一步之遥,符号好像碰到什么东西一样嘎然停止了 「阿」

「阿弥托佛,原本世间万物无善恶邪正之分,终是一个欲字做怪」方丈再次 划了一个奇怪的符号,这次符号画完就消失了。

方丈又开始念诵起「现形咒」 (如果将「引魂现形咒」划分开来,就是引魂咒+ 现形咒,之前方丈念的是引魂。

) 第一个符号随着方丈念的现形咒消失,跟着消失的地方慢慢显出了一个身体,从 头顶往下一点一点的显现出来,眼睛,鼻子,嘴吧…不三不四不通都停了下来, 张大着嘴吧直勾勾的看着,不四居然还流起了口水,因为已经快要显到了, 的。

三人眼神呆懈看向方丈,突然方丈眼一睁,双手结印朝前一推,大喝一声 「给我破」不三几人顿时回过神来。

「师傅,我们……」一想到自己几人刚才差点着了妖女的道,犯下灭师之罪, 不三咬牙切齿的冲了过去,刚准备抓住妖女就被弹飞回去撞在墙上,晕了过去。

还没显现完全的女人突然再次消失「妖孽,还不知悔改」方丈想站起来摆个 poss,突然发现动不了,厄,腿坐麻了。

开始方丈没有认出这种传送阵,等到 血凝进去才认出来,虽然交待过三人不能移动半步,但没想到的居然会是遗失千 年的灵魂守印。

一道阴风自方丈右侧袭来,方丈早有防备, 袈裟「嘭」的一声鼓起「阿…,臭和尚,还会金钟罩」本想偷袭方丈,没想到撞 到铁钉上了。

地面的白色面粉全部汇集过来,附在金光击中的地方,一具如同石膏像一般的妖 女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阿弥托佛,罪过罪过,不通,不可鲁莽,鱼妖,只要你知错肯改,放了老 四几人,我们绝情寺不会为难你。

「哼…就凭你也想杀我……」鱼妖不屑的回了不通一句,「什么…绝情寺? 你可是绝情无名大师?」惊喜的看向方丈。

「师傅,我终于等到你了,苦苦等你快三百年了」鱼妖听到方丈亲口承认, 兴奋的快跳起来,可惜身体还跟石膏雕塑一样被定在这里。

「恩,是的,三百多年前她让我就在这等你,有信物为证,至于你们让我把 人交出来,我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没事,师傅,我只是让大师兄晕了过去,没下杀手,师傅,我真的是在等 你,没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

露出了七秒的真身_ 美人鱼!上半截女人下身 鱼尾七秒摇身一变,恢复了正常女人的形态,掏出一块红色的东西递给方丈, 「师傅,这就是她让我给你看的信物」方丈接过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条红色肚兜, 上面锈着一颗奇怪的图案。

「没有,她只告诉我让我跟随你,以后有缘会再见的」七秒不知道为什么她 要这么做,三百多年前她救了自己,却又不肯带自己走。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影视视频、BT种子、磁链等下载资源,本文内容图片均来自网友投稿、收集、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www.chxdd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