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放松点宝宝想夹断我 宝贝坐下去自己动高hs

陈峰今年刚过四十,正是年富力强的岁数,公安局长的位子,坐了一年半,便混的风生水起,最近听说在明年的大选中很有机会进市委的班子。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本来自己这个局长,就是越州市各方势力平衡的结果,他自己当初也没想有多少作为,只求个「平安无事」罢了。

可没成想犯罪分子偏偏跟他过不去,他上任不到半年,越州市的犯罪率就急速上升,有一次竟然连都出现了,真是忙得焦头烂额。

就在陈局长对这个长的帅的一塌糊涂,酷的一塌糊涂的「小孩子」不抱任何希望,对自己前途一片失望的时候。

他上任不到一个星期,就抓住了国际着名的,上任两个月后,手头上的大案竟然全部告破!而且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只要是越州市公安局管辖范围内的案子,只要交他手上,没有破不了的。

本来这是一件很平常的调令,虽然陆知菲的年龄的确是年轻,可是,经过林越事件,陈峰对年轻人也没什么偏见了,而且陆知菲的条件也确实不错。

但陈峰脑子里想的却是自己的老上司,省公安厅副厅长刚才的电话,他很含糊地表明,陆知菲的背景很强大,而且,性格好像很「刁蛮」请他「多多费心」能这样说,陈峰用脚都能想来自己局里是来了位不能得罪的姑奶奶,而且这姑奶奶好像还对林越这个「神探」很不服气,很明确的要做副队长,目的是把那个正的林越「踢」走!

「哎」陈峰叹了口气,心想队可能从此多事了,他知道,林越虽然低调,但并不表示容易相处,从接触来看,他绝对是个「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人,可要是不对他胃口的,他可是毫不留情面的。

「漂亮」陈局长也算是在官场上混了多年的人了,什么女人没见过,可看眼前这位一身的女警,还是忍不住心里赞叹了一声。

陆知菲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英气,她的皮肤很白,柳眉细长,眼睛如清水一般,总是带着一种纯洁调皮的味道,鼻子小巧而,显示出主人独立的性格来。

乌黑的长发盘在警帽中,有几丝还在晶莹如玉的耳边,丝毫不显凌乱,反而增添了几分说不出的动人神韵。

身材就更是完美,不知道她的警服是不是特意改过,胸前高高耸起,像是要随时裂衣而出一般,刚刚就说了几句话,就起伏不止。

差点叫陈局长看的无法自拔,到腰部又是纤细异常,再到部,又剧烈地放大,虽然她正对着陈局长站着,但仍能看到那圆润的曲线。

「哈哈」陈峰打了个哈哈,「来来来,小陆,请坐,我刚刚在看你的资料,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看来我们警局以后要多一个美女警花了。

「局长,我看我还是抓紧时间进入工作比较好一点,我来之前,一切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了,可以立刻上岗,越州是南方第一大市,随时会有案件发生,我早日上岗,也可是分担其他同事的任务」陈局长碰了个不小的钉子,还被以教训的语气说了一顿。

心说你来不添麻烦就谢天谢地了,队有林越,还有什么搞不定,自视甚高!可嘴上却说「好好好,小陆既然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先带你去你的办公室,见见你的新同事。

「谢谢」陆知菲仍然是冷冰冰的样子,不过,她实在是长相出众,即使这幅表情,仍然叫人觉得美艳绝伦,有一种想打破面具的冲动。

「走」陈局长看着旁边的大美人,她身上有一种清幽的香味,加之下魔鬼般的身材,真是叫他高升。

队主要人员的办公厅很大,陆知菲进去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嘈杂,里面的人全都在安静的低头工作。

「美女啊」一个瘦高个嬉笑了一声,「白芸级别的」另一个黑黑的小伙子接了一句,声音很小,可是恰恰能叫大家听见。

陈局长已经习惯了她这种冰冷,所以指着面前的人一一介绍道:「赵华,王新,周刚,刘飞宇,安克,杨志宏」他说道的每个人都对陆知菲点头微笑。

正说着,从门口又进来一位女子,陈局长见了,指着她说道:「这是白芸,白芸这位是陆知菲,你们以后的副队长。

而白芸的美,带着江南的轻柔,她的似乎比雪还要白一些,而眉毛又是那样的细长动人,眼睛里总有三分笑意,七分温柔。

高起,形成一个完美无缺的浑圆曲线,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球,部,即使隔着裤子,也能叫人感受到她惊人的和弹性。

叫连陆知菲这位大美女,都受到了影响「我们队本来疽一个女的,现在好了」白芸微笑着对陆知菲说,陆大美女不知道如何应对,只好微笑回应。

门的正对面就是一张办公桌,上面有台电脑,办公桌后面有一张巨大详细的「越州市地图」不过最叫陆知菲惊奇的是,在办公桌左边,是一张大的夸张的沙发床,一个男子,正带着眼罩,耳塞,枕着一个大大的枕头,睡得正香,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

站起来,首先看了陆知菲一眼,微笑着说:「局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不好意思啊,局长,你吃了没?」

陈局长也不以为意,哈哈大笑:「你还会不好意思?废话少说,我来给你介绍位新同事,你以后的副手,陆知菲。

「你办事,我放心」陈局长也眨了眨眼,转过头来对陆知菲道:「小陆啊,好好和林越配合,跟着他,你能学到不少东西。

林越最多比自己大了一两岁,不可否认,他长的确实很具男性魅力,微微有些黑的现实出一种男性特有的独特魅力。

不过陆知菲对他的印象却已经成型了,看他伸出了手,不觉心里骂了句「」但还是伸出手,飞快的和林越的手碰了一下。

这时,白芸推门走了进来,在队的办公室,也只有白芸有直接推门进来的权利,其他人,就是局长都得先敲门。

「我来我来」林越急忙站起来,一不小心,却抓住了白芸的柔荑,她的手纤细中带着柔软,就像是云母一般,清凉中带着温暖。

「呵呵,不好意思啊」林越笑了笑,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面前的女孩面皮很薄,要是开玩笑的话,可能会受不了。

「没关系,队长」白芸的声音跟蚊子一样,她感觉在林越抓自己的一瞬间,有一股神奇的电流顺着手之间传到了自己的心窝。

「我兜了,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不要叫我队长,天天白喝妈的鱼汤,还跟我见外,是不是要收我钱啊?」

不过她面红耳赤的模样却叫坐在外面的陆知菲看了个正着,心底更是落实了林越的「头衔」上午的时间一晃而过,中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她和白芸的父亲都是越州剧团的演员,丈夫五年前肝癌去世,而她,在一年前的一次外出演出中出了车祸,坐上了轮椅。

一年前,林越住到了家对面,而且和白芸是同事,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家里做客,知道了她的情况,不仅给她介绍了一位着名中医,而且每天还抽时间给她做,一年以来,风雨无阻。

「阿姨你那里老了,我刚才在门外听到,还以为是个十四五的小姑娘在唱呢,再说,就你这模样,和白芸走在大街上,那绝对姐妹俩啊。

说实话,李香萍本来就是典型的江南美女,娇柔无比,虽说今年已经四十五岁了,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她和白芸的相貌及其相似,只不过多了几分成熟,皮肤细腻,光泽动人,胸前的比白芸的还大了一号,足足有37D,而且丝毫不下垂,地吸引着林越的视线。

由于坐轮椅又在家中,她穿了一件裙子,没有穿,露出了象牙般的小腿来,曲线动人,拖鞋前面,是五个可爱的脚趾,晶莹无比,其中的大拇指还染成了粉红色。

林越已经快两年不知肉味了,此刻看到眼前的动人美景,不觉起了反应,眼睛不自觉的居高临下,向李香萍的胸前看去。

不一会儿,四个精致的小菜加一份汤就上齐了,自从坐上轮椅之后,李香萍把家里的厨具都做了处理,是故可以轻松地在轮椅上做出眼前的角色美味来。

「林越啊,你没事就过来吃饭吧,一个大男人的,也不会做饭,再说,你过来了,我们家白芸还可以多吃一点,免得她老是食不下咽。

李香萍拍了拍女儿的手,微笑着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害羞了些,她也是有经验的人,自然看出林越的不凡之处,可贵之处,所以今天忽然心血来潮,想撮合一把。

林越也吃完了,听李香萍这样说,连忙说道:「阿姨这样说,我正求之不得呢,就是越州最好的五星饭店,也绝对做不出阿姨的这顿美味来。

林越看了看表,时间还早,就对李香频道:「阿姨,上班还有一段时间,不如我现在给你做吧,你的筋络最近回复的很快,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站起来了。

推李香萍进了她的卧室,林越弯下腰,将李香萍拦腰抱起,准备放在,李香萍今天穿的都是纯棉的衣物,都很薄。

「恩」李香萍选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把裙子拉到了根部,遮住了两腿中间,脸有些红,心跳也加快了不少。

只要她一想到自己将自己美丽迷人的私部以下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面前,她就会有一种强烈的罪孽感。

她也曾偷偷地想换别的,女师试试,可是,她们的总是柔软无力,而且没有那种热气在双腿上运行的感觉。

此刻,她忽然觉得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了自己的双脚,她就知道,那种舒服的感觉,要来了,她侧过了身子,准备偷偷愉悦。

所以,林越采用的办法是从脚底的涌泉穴开始,自下而上,一点点用自己的真气打通李香萍因为久不运动而变得细小的筋络,然后再想法使上的筋脉通畅,到那个时候,李香萍自然就能下地走路了。

因为筋络堵塞,他不能用很大的真气直接从脚底从发往上走,所以采用一段一段打通,然后再连接的方法,从脚底开始,一直到的一条筋络,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

林越轻轻握住了李香萍的双脚,入手的是一片圆润光滑,小脚,脚上的青筋都可以看到,五指晶莹可爱,虽然感受过无数次了,可每次把她们握在手中,林越总有一种激动的感觉。

「嘘」李香萍偷偷出了口气,感觉热气从脚底涌起,她紧紧咬着嘴唇,怕自己因太舒服而发出叫林越误会的声音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经不起眼前这双曲线,柔和的,出个差错,或者说真气没有控制好,那么李香萍可就只能一辈子坐轮椅了,这是他不想看到的情景。

李香萍只感到熟悉的热气从脚底涌起,先是有一种酥麻的感觉,然后是痒痒的,一直从脚底流向,甚至想要流向自己两腿之间的美丽花园。

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只毛绒绒地,温暖的小手,在挠自己的痒痒,一直挠到自己的灵魂深处去了,她的心底的幽情忽然像小草一般,开始蔓延了起来。

这种叫人无所适从的,叫李香萍的全身都热了起来,的皮肤上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全身散发出一种懒散,动人的优雅气质了。

那种比以往还强烈的热气慢慢地,如小孩子的手一般,一点一点,在花园的周围,又像是有一个男子,在用自己的嘴,对着自己的双腿之间吹热气。

而林越却彷佛是故意一般,在一番的试探之后,忽然加大了力气,他的双手更热了,如带着魔力一般,那股细小的热气,忽的一下,毫无保留的准确地,进入到了李香萍的双腿之间。

她却不知道,林越今天的目的本来就是试着看能不能打通她的会阴穴,这是她能否站起来的关键,会阴穴是上筋络连接的重要穴位,但偏偏它的位置又很不雅。

李香萍是个高雅的女人,所以她平时的每个动作都是细致,大方,而此刻,她确实满脸的红云,眼睛望着旁边,碧波流转之间显出一种雍散。

被林越这么一抱,这种男女之间的接触,叫她的整个身子如没有了骨头一般,完全依偎在了林越的怀中。

而这时李香萍因为不好意思,娇躯忽然在他的怀中动了动,她左侧的硕大,那一团浑圆的软肉,便自上而下,滑过了林越结实的胳膊。

浓香软语自这评弹美妇的娇艳红唇中发出,那「嗯」的一声,简直就像是最好的一般,「腾」地点燃了林越心中的。

李香萍还因为刚才的娇吟不好意思,忽然感到一股厚重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接着,一个陌生的温暖嘴唇,印在了自己的嘴上。

接着,他便发现李香萍的嘴唇竟然张开了,他的舌头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和那满腔幽香中的一条软肉,搅在了一起。

没有女人不喜欢别人说自己美丽的,况且还是一个年纪比自己小很多的男子说,李香萍听完,心里感到甜滋滋的。

白芸被林越看的不好意思,连忙低头,小手不住地搓着自己的衣角,嘴里说道,「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啊,你不用这么客气的,林越。

林越随手拍了拍白芸圆滑的香肩,叹了口气说道:「这一年来,你和阿姨叫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被亲人关怀的温馨。

他的这一番话如水一般,滴滴打在白芸的心上,特别是听到最后一句,「你为我做的一切,我永远都记着!」

她抬起头来,望着林越那双深邃有神的眼睛,也动情地说道:「不用说谢谢,其实,你也给我们这个家带来了温暖和开心。

虽然我和妈妈不缺钱,可是,家中没有男人,有时候真的不行,自从认识了你,我们家里的很多事情都不叫我为难了,你还帮妈妈腿,叫她有了站起来的希望,说起来,我是要感谢你才对,况且,我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

林越何尝不知道白芸的心思,只不过一直以来,心结未解,不知道为何面对罢了,但经过今天的「尴尬事件」他的心忽然放开了。

心说,林越啊林越,想当年你是何等洒,现在反而是畏首畏尾,男儿大丈夫,连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都无法面对的话,岂不是太丢人了。

想到这,他再无犹豫,上前抓住了白芸香滑无骨的小手,笑着说道:「那好,我们都不客气了,一家人还客气什么呢?」

他有时候也嘴里花花,但除了拍自己肩膀之外,确是什么亲密的动作也没有做过,她知道,林越心里面有一个解不开的东西在纠缠着,自己能做的,就是用细心和爱,去解开他。

她只是低头回答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嗯」字,便将手柔顺地贴在那温暖的大手内,任这男子,带自己去任何地方。

林越牵着白芸,两人都默契地没有说话,此刻,一切的话语都是多余的,他们只是在默默地享受这美好的开始。

路终是有尽头的,到了大门口,白芸羞涩地将手从林越的手中抽了出来,还特意落后了几步,这欲盖弥彰的动作,却更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媳妇跟着丈夫回娘家一般。

白芸怕林越误会自己,其实她心里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自己心中的甜幸福,可是,此时此刻,却成了害羞。

陆知菲正在收拾桌上的饭盒,听见这话,头也没有抬地回了一句「队随时会有大案发生,我不像有些人,没责任感。

从早上第一面他就觉得这陆知菲像是很讨厌自己一般,可是,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在今天以前,绝对没有见过这位冰冷的美女。

他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见她这么说,也有点生气,说道:「既然你中午不回家,那以后干脆中午值班算了,也不用轮流值这么麻烦了。

「我支持」游戏的杨志宏急忙抬起头来发表意见,却看见了陆知菲冰表情冷漠,带着杀气向自己看来,又赶紧低头游戏了。

白芸在旁边拉了拉林越的袖子,开口对陆知菲说道:「副队长,你别介意啊,其实林越他是随便说说的……」

说完,立刻放下电话,站起身来「队长,报案中心刚刚电话说在西施路的西子酒店,有人劫持了一名人质,正在和一队对峙」一听这话,林越立刻变得冷静起来,「白芸,你立刻去请求警力支援,封锁现场,并马上叫派狙击手过去。

原来是省队的一名单枪匹马地追踪一名重犯,今天终于在西子酒店逮到,却没想到对方临死反击,竟然抓住了一名吃饭的女士做人质。

十分钟后,林越三人就到了目的地,由于西子酒店是高级场所,所以外面并没有围观的群众,门口有两位民警,出示了证件之后,马上有一位民警带他们进入一楼大厅,并向林越介绍更详细的情况。

「哦,他的父母还在现场,正被我们劝解,相信不会对罪犯造成刺激,目前没有人员伤亡,罪犯和那位省队的女同志都没有开枪。

「女同志」林越笑了笑,心想今天可真是邪门了,见到这么多女,想着不觉看了看身边的陆知菲,只觉得她俏脸紧绷,起伏剧烈,似乎很激动,很紧张。

便随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陆知菲被她这一拍吓了一跳,但接着便听见林越温和地说:「别紧张,放松点。

一个看来文质彬彬,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正拿着一把黑色的,顶在一位美丽女士的太阳穴上。

他背靠着墙角,旁边又有假山的阻挡,这个情景叫林越看的眉头一皱,这地方,狙击手也无用武之地啊。

王飞的正对面,就是那个省队的女警,她一身便装,看来二十七八的样子,也拿着一把枪,对着王飞,注意力很集中。

见林越三人过来,退后了几步,但眼睛依然看着王飞,对林越说道,「我是省队的武咏薇」「越州队,林越」林越笑着说道,他的表情很叫旁边的陆知菲佩服,她从一看见罪犯,就像武咏薇一样,用枪进行瞄准,神经一下子绷紧了。

武咏薇听见「林越」两个字,也不转头看了林越一眼,怎么也想不到,在三江省都大名鼎鼎的林越,竟然这般年轻,这么从容。

王飞的声音阴柔之极,他虽然叫「官」可眼睛却是盯着林越,多年生死边缘练出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刚刚进来的年轻人,才是这一群中,最危险的人物。

王飞的声音阴柔之极,他虽然叫「官」可眼睛却是盯着林越,多年生死边缘练出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刚刚进来的年轻人,才是这一群中,最危险的人物。

林越依然是那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慢吞吞地走到王飞的对面,手里的枪并没有指着他,一步一步走上前来。

王飞眼睛后面的眼睛一眯,右手的枪随之狠狠地顶在了那个年轻女子的太阳穴上,她随即吃疼,发出了「啊」的一声。

「好,我不过来,你也别激动」林越知道适可而止,脚步停了下来,然后对那个人质笑了笑,「杨医生,不要害怕,你会没事的。

王飞看来是「智慧型」的罪犯,这种罪犯往往狡猾异常,但是也有一个很明显的缺点,就是怕死,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放弃生存的希望,所以有时候不能一味的忍让。

「有什么话快点说」林越现在好像比王飞更加着急,他知道,此时王飞的心理压力绝对很大,自己要做的,就是乘机发现疏漏,一招制敌!

林越笑了笑,「王先生,要么我们给你车,用我们这两位美丽的警官中的一位做人质,要么我们就在这耗着,哦,看样子你还没吃饭就劫持人质了,肚子不饿吗?」

武咏薇年纪大一些,而且追踪自己多时,确实难缠,而旁边这位,看样子很有气势,不过从她拿枪的姿势来看,似乎还很个雏,加上年纪又轻,王飞一下子有了决定。

「没问题」林越弯下腰,慢慢把枪从地上滑到了王飞面前后面几人也都照做了,林越给杨志宏打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退了出去。

陆知菲走上前去,说不紧张,不怕死,全是骗人的,陆知菲没想到自己第一天上班就碰到这种事情,刚才说的时候很豪气,可是此时看着王飞如毒蛇一般的眼睛和黑亮的。

「别害怕,有我在呢」这两句说得比较大声,接着,陆知菲又听到他低低地说,「过去的时候头像假山偏一点!」

「嘭」枪声响起,陆知菲只感到旁边一个身影飞过,转身看时,林越竟然用一只左手掐着王飞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王飞的右手腕上,鲜血直流!面如死灰!

原来就在陆知菲砖头的一瞬间,林越的左手中魔术般地出现了一把枪,直接命中王飞手腕的同时,整个人像豹子一般冲过来。

林越掐住王飞的脖子,左臂外翻,「啪」地一下,王飞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如一条死蛇一般,一动不动。

「没事,暂时昏过去了」林越笑着,蹲子,对看似毫无知觉的王飞说:「王先生,你现在时不是脊椎使不上劲啊?只要你好好交代问题,那你就会在监狱里度过一生,要是嘴硬,那就像条蛇一样,一辈子都趴着。

王飞身体不能动,耳朵还是能听到的,心里这个恨啊,恨自己,这么大的三江省,为什么偏偏跑越州来了。

刘飞宇唯恐天下不乱,「我们这些没出什么力的都好好招待了,那我们队长是不是更要好好感谢啊」还故意在「好」字上加重了音。

林越这才有机会细细打量武咏薇,大概二十七八的年纪,皮肤,瓜子脸,柳叶眉,琼鼻小巧,杏口动人。

整个人看来很瘦小,有一种骨干的美,但是,身材却好的夸张,白T恤下的高起,似乎要向上跳一半,配合仅可一握的蛮腰,简直叫人担心她们是不是会掉下来。

而武咏薇,也许是年纪稍微大一些,当时间较长,她的美中带着一丝的威严和沉稳,叫人忍不住去相信她的话。

武咏薇上前来,掏出一张名片,「林队长,我先去和你们市局办理一下相关手续,这是我的名片,希望我们以后还会有合作的机会。

白芸轰咏薇先走了,林越和当地派出所交代了一声,也准备撤离的时候,就见刚才的人质杨雅和一对中年夫妇走了过来。

「」陆知菲偷偷骂了一句,不可否认,二十七八岁的杨雅正是处在自己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刻,也许是职业的缘故,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干净,高雅的知性魅力。

白洁如玉的脸上带着一副眼镜,五官娇美,身材在163公分左右,白色的连衣裙简单大方,将高挑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腿上的完美地展现了小腿动人的曲线,将衬托的晶莹玉如一般。

杨雅说完话,就感觉那个林队长一直在看着自己,她对这种男人的关注已经习以为常了,只不过内心还是有些失望的,没想到自己心中的大英雄也和那些个男人一般。

但等陆知菲话音落了,她感觉林越的眼睛还是盯着自己,不有些恼怒,抬眼看去,这才正真看清楚了林越的相貌。

杨雅的父母,见一向对男人不给好脸色看的女儿忽然脸上出现了,别样的表情,都觉得心中一阵安慰,双方打了个眼色。

杨雅的父亲,走上前来,「林队长,你今天的出色表现救了我的女儿,若是今晚有空的话,不妨来寒舍吃顿饭。

当然还有这位勇敢的女警官」陆知菲看着杨雅和林越眉来眼去,正纳闷呢,就又听见了杨雅父亲的话,心说,长了副臭皮囊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开车,」嘴里嘟囔了一句,声音却是很小,林越今天表现出来的强大,已经深深印在了陆知菲的心里,不过她自己还没有发觉而已。

之所以注意到她,不仅是因为她一身得体端庄的白领打扮和周围狂野的氛围格格不入,更是因为在一群浓妆艳抹的女子中,她显得格外的干净动人,高雅无比。

等林越几杯酒下肚,走出酒吧的时候,就看见那个美丽高贵的女子正和两个小混混在对面的小巷中推搡。

的脸上有着几分动人的红晕,在朦胧的路灯之下,配合着一副「任君处置」的楚楚动人,更要命的是,她还在拉着林越的手臂不停地晃动问「好不好」任林越的手臂在自己弹性惊人,高耸入云的乳房上摩擦,叫林越一下子有了反应,眼睛不自觉向下看去。

香奈儿套装上面的两个扣子已经开了,里面就是白花花的乳房,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大,太圆,过于高耸了,所以,里面两片小小的布料根本没有办法将其完全包住。

所以,林越看到了几乎三分之一的雪白浑圆,正暴露在这闷热的空气中,似乎在召唤人将它们从舒服中解放出来!林越深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自己内心的。

哪知道杨雅彷佛没听见一般,嘴里喃喃地说道:「你救了我,我以身相许,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女人这样报恩么?」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影视视频、BT种子、磁链等下载资源,本文内容图片均来自网友投稿、收集、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www.chxdd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