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 小嫩女直喷白浆(10P)

我已经是一个高二的学生了,但还是一个处男,平时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了,班里有很多同学都在搞对象,但是我对有一个女朋友的想法并不迫切,爱情对我来说就是一样奢侈品,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哄女孩子开心上面。

但是一个已经几乎成长为大人的男孩子,当荷尔蒙泛滥的时候,身体的某个部位的确需要释放,我早就学会了,可惜的是我忘记了我的“第一次”是交给了我的左手,还是右手。

上了高二以后,我就寄宿在我亲哥哥家里,因为哥哥家离我就读的高中很近,他家又足够大,关上房门也并不觉得会对哥哥嫂子的生活带来不便。

嫂子人很好,每天早饭都是吃嫂子做的,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但是故事总是在向前发展的。

我的房间在楼的阴面,房间并不大,靠墙摆着一张单人床,学习的书桌摆在窗户下,有电脑,没有电视。

每天学校晚上九点放晚自习,我回到家哥哥一般在他们二人的甜蜜小屋看电视或者上网,而嫂子每次都会走出房门迎我,我洗漱完毕后,嫂子还会问我饿不饿要不要吃夜宵,我一般都会回答不吃,但是她还是会准备一些水果放在我晚上学习的桌子上,然后她才穿着淡粉色的睡衣走进卧室,关上门。

在住进哥哥家不久的一天晚上,我开着台灯,坐在窗户下的桌子面前做着永无止尽的数学题,有些题是挠破了头皮,啃光了铅笔头也想不出答案的,渐渐的我开始打起了哈欠,可是高中生活就是这样,如果你不寒窗苦读就会迅速的被落下。

我转了转酸痛的脖子,在眼睛平视的一瞬间,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我不是看到了蒲松龄小说中夜晚出没的女鬼,而是在对面楼同样是四楼的一个房间还亮着灯,半开的窗帘被灯光映的粉红,而在另一半没有窗帘的室内正在进行着一场实实在在的肉搏战。

看来前戏已经让我错过了,女人低着头跪在地板上,而男人正在她的后面奋力的,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老汉推车,我记得我看过的一个性教育片中介绍过这种经典的姿势。

女人的头是正对着我的方向,但是她一直低着头,她的一头秀发几乎将她的脸完全挡住了,倒是能看到男人的脸,两人都在专注的行着周公之礼,女人的向后运动,男人就用力的向前顶上。

我的手渐渐的伸向了自己已经硬如铁棒的,对面楼里二人活塞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裤裆里的手也加快了速度上下套弄,男人在一次巨大的用力顶入之后缓缓的趴在了女人的背上,而我这时也是忍受不了眼前的视觉冲击,一股力量即将冲出体外。

这时对面楼里的女人突然抬起了头,眼睛直接瞄准了我这里,我俩隔着两层玻璃可眼神却牢固的粘在了一起,这时我这才发现我的台灯没有关,可的喷射已经不可阻挡,那一刻害怕、紧张、兴奋、快感几种感受充满全身,我几乎是瘫在了桌子上,左手伸向了台灯的开关,而右手随着,一阵一阵的跳动,一股股温热的液体冲出了闸门。

我的屋子里一片黑暗,黑暗中我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对面唯一亮灯的窗口,可对面的女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她也没像我想象的迅速的拉上窗帘,也没有对着我这里破口大骂,只是慢慢的上了床,男人也走出了那个房间,应该是去洗他的枪了。

回到我的房间后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了,怪不得他俩敢不拉窗帘就,这个时间所有人都应该睡觉了吧。

在我拉上窗帘后还是不敢开灯,在黑暗中整理好了练习册,躺在了床上,我的身体还在因为紧张和兴奋而微微颤抖。

那晚我所看到的刺激场面还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如果把我的后窗故事比作是一次激烈的,那么今后我见到的场面和我所经历的才是真正的。

在那晚看到了现实版了A片之后,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我都魂不守舍,我的眼睛会不自觉的看向班里的美女,几乎整天我的都是硬了又软,软了又硬,即使是在我看到英语老师转过身去时都会在想象中将自己的在她的两片肥臀上用力的摩擦,虽然我的英语老师已经快40岁了。

晚自习后,我回到哥哥家,嫂子一如既往的走出房间迎我放学,听着嫂子软软的嗓音,看着她松松垮垮的睡衣,我知道她的睡衣里是没穿内衣的,突然我就受不了了,似乎要挣脱裤裆的束缚,由于一硬,如果站直了就会很难受,所以我几乎是弯着身子跑进了厕所,在厕所里我狠狠的撸了一炮,脑袋中全是嫂子内衣下丰满的乳房和想象中她黑黑的。

我走出厕所,嫂子问我是不是吃坏了肚子,要不要吃点药,我尴尬的笑着说:没事、没事,嫂子你去睡吧。

嫂子也没有再问,她也走进了卫生间,我把书包放在床上,透过我没有关上的卧室门,似乎隐约听到了嫂子嘘嘘时尿液撞击着坐便的声音,我的又无耻的支起了帐篷,在嫂子还没出来时我就关上了房门。

我的心中充满了对嫂子的愧疚,嫂子对我这么好,可是我却在对她意淫,真应该扇自己两巴掌,可是男人的理智往往战胜不了下半身,我的头脑中思考着不要想、不要想,可是我的似乎在想着奋力嫂子那丛林深处的神秘地带。

时间过的也快,转眼就接近12点了,我也无心再学了,心里想着如果今天对面楼没有什么精彩节目上演,我就要睡觉了,毕竟今天的元气已经随着两发炮弹消失了。

昨晚我真的很紧张,可是现在转念一想,就是被她看到了又怎样呢,是她自己要将展现给我的,她都不在乎,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也真是奇怪,我刚关掉台灯不久,对面楼的窗帘微微一动,接着窗帘被缓缓的拉开了,而拉窗帘的人就是昨晚那个长发的女人,今天她不是,她穿着的内衣,腿上穿着黑色的,在惊讶之余,我仔细的看着她的脸,她的年龄大概接近30岁,虽不是像模特般高挑漂亮,但是配合着的内衣,她透出一股任何男人都无法阻挡的骚劲。

两扇窗帘都被她拉开了,女人并没有向我这边看,而是转过身上了床,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室内的一切,她的房间和我哥哥嫂子的房间结构一样。

女人上了床,钻进了被子里,我仔细的看她的床,突然发现被子里还有一个人,是个男人他只露出了头,床上的两人对视着似乎在说着什么,然后女人钻进了被里,被的中间部分微微隆起,男人将双手架在了脑后,闭着双眼享受着,我知道这是女人开始为他了,被子隆起的部分忽上忽下,我在窗帘的缝隙中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过了一会儿,女人将被子整个掀开,可以看到男人全身赤裸,女人直起身慢慢的坐到了男人腿上,她用手在男人上套弄了几下后,伸手分开了自己的,然后一坐在了男人的上,虽然我看不清他们的私密部位,但是可以想象这时,男人的已经深深的插进了她的。

男人似乎并不喜欢女上男下的姿势,于是他直起身来将女人放倒在床上,他的手不停的抚摸女人穿着黑色的大腿上,也同时进行着前后的活塞运动。

我又仔细的看了一眼男人的样子,这才发现他竟然不是昨晚的那个人,昨晚的男人身材很强壮,而他显得有些胖,已经人到中年。

如果她是妓女,为什么会总是在深更半夜接客呢?可是当时的场面实在是太爽了,免费看表演的我哪有时间去认真思考这些问题呢!

二人的同时,她的脚被男人拿到了面前,先是在自己脸上拼命的摩擦,然后又含在了自己的嘴里,像遇到了人间美味一样不停的舔咬。

那个男人怎能抵挡面前这极致的,没几下就缴枪了,他拔出了里的,迅速的将它放在了女人的红唇附近,妈的,他竟然还要玩!口爆!女人含着他的,认真的吸干每一滴,然后还用手握住男人的,用嘴叼了几下铁棒下绵软的。

久久不能平静的我心想,我这是何等的艳福啊,刚搬到哥哥家不久就能连续两晚都看到这么刺激火爆的现场演出,我悄悄的开了门,准备再去洗手间照顾一下我难耐的,在当日第三次发射后,我蹑手蹑脚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我回头看了一眼哥哥的房间,从门缝中露出微弱的灯光,这应该是哥哥房间床头灯发出的光,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好奇心是永远都无法阻挡的,我以最慢的速度来到哥哥的房门前,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听,果然我没猜错,从房间里传出了极其微弱的喘息声和床垫发出的声音,他妈的,难道现在的人都在凌晨!哥哥的声音突然变大了,当然这么大的声音如果我在我的房间里是听不到的,但是我就在他的门口,听的很清楚,哥哥后房间内依旧传出两人激战后的喘息声。

这个晚上,对面楼赤裸裸的男女交配、对面房间哥哥嫂子肏屄时的喘息,真的让我有些受不了的,本来我就是个狂,没事就会看看A片手,这些男女之事就发生在我身边,让我这个小处男怎么受得了呢!

可是对面楼的女人我就无法理解了,她几乎每晚都在深夜的某个时间打开窗帘,然后和一个个不同的男人,这个时间有时是在我关灯前,有时是在我关灯后,看来她不是刻意的避开我的视线,也不是刻意的要让我观看她的表演。

那是在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早起准备上学,在单元楼的入口处,站着一个妖艳的女人,每晚我都在她与男人的交合画面中入眠,当然能一眼就认出她,我能想象出当时我的表情是多么的尴尬,我装作不认识她想马上开溜,可是她却叫住了我。

真是难熬的几个小时啊,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过了12点了,她似乎也很有默契的向我勾了勾手,我就乖乖的走进了她的房间。

她去拉开了窗帘,我吓坏了,我怎么忘记了这件事,每晚我看到的都是别的男人和她肉搏,可今晚的男主角是我啊,难道我也要在毫无遮掩的情况下和她赤裸相见吗?

不用怕,小朋友(她竟然叫我“小朋友”),就算现在有人偷看,也是很少的几个人,他们就算看了也不会对任何人说,你不是也没对任何人说过吗?

我还没说完,她就走到了我的面前,用穿着的顶住了我的,其实我的早就竖起来了,她顶到的地方其实是我的蛋蛋,但是还是有一阵快感向全身放射。

她的腿就这样在我的蛋蛋和坚硬的上来回的摩擦,我也根本无心想什么窗帘了,一切疑问都抛在了脑后,我的手开始伸向了她那一对我既熟悉又陌生的大上,她也开始隔着我的牛仔裤用手摸我的。

我已经什么都不顾了,说:硬吗?你舔舔啊,看看是不是比棒棒糖好吃,她很听话的蹲下来舔着我严重充血的,我的腿都不听使唤了,整个人瘫软在了床上。

我躺在了床上后,她也紧随着我的跟我上了床,她蹲在床上用着所有我能想到的和想不到的口舌技巧吸允着我的,她还将左手手指伸到了我的处旋转、按压,我怕再这样下去我会立马就缴枪,于是我扶起了她的脸,而她还在着了魔似的的挣扎要去含我的,我让她跪在床上,她很自觉的高高举起了,我迫不及待的去亲吻她的两片大,她的很多,又黑又长,我恨不得把整张脸都埋进她的黑色丛林里。

我扒开了她的,用舌头在她的尿道口和口处来回的旋转,并且吸允着从洞穴中流淌出的粘稠却很甘甜的山泉,我没想过屄的味道竟然这么好闻,竟然这么好喝,我还狠狠地舔了她的,将她的弄的也很潮湿,周围的毛都粘在了一起。

我怎么会忘了我最喜欢的呢!我感到我的一张嘴根本不够用,隔着,我舔遍了她的每一根脚趾,我撕开了她大腿处的,把放在她的腿上使劲的摩擦,她发出的阵阵真的是世界上最美的音乐。

在舔遍了她的全身后,我将挺拔的伸进了她的嘴,湿润、温暖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我的顶着她的喉咙,她的声变的更加美妙了,我口中狠狠的喊着:肏、肏,你个,让多少男人操过了,今天我要……我从她的口中拔出了,想着要去进攻她的千人操万人日的,我的口中还念叨着:到底是谁,这么骚,和这么多男人干,还他妈的勾引我,让我每晚都撸好几次,想让我精尽人亡啊?

结果我被自己的这句话弄的不知所措了,只是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突然睁开眼睛,看见嫂子正在张着嘴说着什么,渐渐的我的神智才开始清醒,嫂子在喊着:醒醒,醒醒啊。

我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摸了摸被里的,早已是湿的一塌糊涂,嫂子看我坐起来了,就转过身去要走,并说着:你快穿上衣服吧,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这个梦做的简直太真实了,在教室里我回忆着梦中的情节,梦中和不同男人的女人是谁呢?我想起了前几天看到的一幕:半夜2点对楼的一户人家半开着窗帘,一对男女在地板上肏屄。

想想真是可笑,在梦中我竟然度过了那么多的时光,看来在我的潜意识中还是对性充满了渴望啊!对了,我记得在梦里,我哥哥的房间有时在半夜也会亮着灯,还会从门里传来嫂子的声啊!于是我轻轻地打开了我的房门,我低头向下看去,哥哥嫂子的房间门缝里传出微弱的光线,如果仔细听,似乎也能听到嫂子那娇滴滴的声音:快点啊,老公,快点操我,快点操我。

现在想想有些后怕,早晨是嫂子叫我起床的,不知道我做梦说不说梦话,不知道我说的那句:嫂子,早晚有一天我会操到你,会不会被嫂子听到了呢?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影视视频、BT种子、磁链等下载资源,本文内容图片均来自网友投稿、收集、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www.chxddq.com